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陆金才,男,华东政法大学法律硕士。现为浙江泽鉴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首席合伙人,浙江省律师代表,金华市律…
更多
  • 婺城区公路管理段
  • 金华市中升房地产有限公司…
  • 金华市金磐开发区铭鸳服饰…
  • 金华恒星建设安装工程有限…
  • 浙江万福染整有限公司
  • 浙江三和塑料有限公司
徐小明、天鼎建设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
发布时间:2020-05-12 10:02:22       浏览次数:
张朝晖

案件情况

发包人街道办事处与承包人建筑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将其办公楼工程交付给建筑公司施工。建筑公司与钱某签订《工程项目内部经济责包合同》,约定以包工包料方式承包给钱某,由钱某向建筑公司交纳工程总造价的3.5%作为管理费。钱某又将工程以包工包料的方式转包给实际施工人徐某施工,但双方对工程价款结算及支付等问题未作出明确约定。

此后,案涉工程由徐某完成施工并已竣工验收和交付使用,街道办事处委托工程审价审定的结算造价为308万元。发包人街道办事处、承包人建筑公司、审价单位均在结算审定单上盖章确认。街道办事处已支付建筑公司工程款272.8万元,尚有35.2万元未支付。建筑公司扣除管理费和税金后已向钱某支付工程款254万元,钱某向实际施工人徐某支付工程款190.58万元。

实际施工人徐某由于工程款纠纷向法院提起诉讼,起诉钱某欠付工程款81.92万元,建筑公司承担连带责任,街道办事处在欠付的工程款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

法院裁判

本案经过一审、二审,最终,法院支持了本所观点。二审法院认为:根据《建设工程司法解释一》第26条第2款的规定,“发包人”专指建设单位,不包括层层转包、分包过程中转包人或违法分包人。实际施工人与转包人或违法分包人之间仍应遵循合同相对性原则,在各自合同范围内向各自合同相对方主张权利。即实际工人若直接与转包人或违法分包人建立合同关系的,除了可以要求建设单位在未付工程款的范内承担责任外,只能向与其有合同关系的转包人或违分包人主张工程款支付,而不能向转包人或违法分包人的前手主张支付或承担连带付款责任。本案转包合同的相对方是钱某和徐某,因此应由钱某承担付款责任。

案例评析

本案对于总承包人对层层转包后的实际施工人是否要承担连带责任,从法理和司法实践等角度进行了理解和分析,向法院充分阐述了我们代理的观点,经过本所律师的不懈努力,为委托人争取到了最好的判决结果。代理人办理本案中所思考的两点问题。

(1)     突破合同相对性问题。合同相对性原则是普遍、通用的原

则,合同相对性原则是合同法体系的重要基石。最高院建设工程司法解释一》第26条有限的突破了合同相对性原则,目的是为了保护“实际施工人”这一特殊主体,其出发点是为了保护农民工利益。但保护“实际施工人”并不等同于保护农民工。如果不加区分地一律让多个非法转包、违法分包人均对处于“后手”的实际施工人承担连带责任,不仅对该“前手”极不公正,实质上也违反了该条规定的原本含义。而且,使无效合同下的“实际施工人”取得了比有效合同的合法施工人更大的法律保护,这明显不公平合理。

(2)     “违约者不得益、违法者不得益、过错者不得益原则”问

题。本案中的这个问题值得我们思考。本案一审判决中对实际施工人徐某所主张的81.92万元工程款全部予以支持。但该判决结果是无效合同的收益反而比有效合同获得的收益明显大很多,因为如果合同有效,相关管理费和税金等费用要予扣除。对此,引申出 “任何人都不得从自己的错误行为中获利”原则这一法律问题。我们认为一审的判决明显有悖“任何人都不得从自己的错误行为中获利”原则,该原则的具体表现为“违约者不得益原则”“违法者不得益原则”“过错者不得益原则”。 虽然,在我国没有法律法规明确对“违约者不得益原则”“违法者不得益原则”“过错者不得益原则”作出规定,但在裁判实践中多有体现。因本案合同无效下却能获取比有效合同得到更多的收益,这种做法,既脱离实际情况,违背交易习惯,无疑会助长因违约而获得利益的社会效应。因此,我们认为法院对该类情形在裁判时应应严格贯彻“违约者不得益则”“违法者不得益原则”“过错者不得益原则”,从而以利于当今社会诚实信用体系的建设。

 
返回首页  |  新闻中心  |  关于我们  |  律师展示  |  成功案例   |  客户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2011 浙江泽鉴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18435号-1   
地址:金华市双龙南街1018号新融大厦17楼    电话:0579-82728595    Email:zjlvshi0579@163.com 
技术支持:东讯科技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咨询一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咨询二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咨询三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咨询四